今天是2021年04月12日星期一 07:10:47
湖北省高职高专教育网、湖北职业教育网:
  栏目导航  
院校风采
通知公告
职教新闻
地方新闻
全国新闻
政策法规
地方政策
国家政策
理论研究
发展研究
教育管理
教学研究
学生工作
专业建设
师资建设
产学合作
管理经验
实训基地
案例精选
热点专栏
精品课程
示范院校
人才培养工作评估
湖北省职教工作会议
专家论坛
招生就业
科研动态
海外职教
网员单位
信息员之窗
资料下载
学报链接
全国高职高专学报研究会
武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武汉船舶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湖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视频点播
湖北省高等职业教育学会
湖北省职业技术教育学会
首页浮动广告
  职教新闻 » 全国新闻  
首届全国技能大赛选手:“我想更加努力,到更高的地方去”
发表时间:2020年12月18日 15:47:17

 

 

86个项目,2557名选手参赛,所有比赛项目均服务于实体经济……12月13日,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竞赛规格最高、项目最多、规模最大、技能水平最高的综合性国家职业技能大赛,第一届全国技能大赛在广州落幕。

最终,291名选手获得86个项目的金、银、铜牌,1010名选手获得优胜奖,13位选手获得西部技能之星,36名选手获评各参赛代表队最佳奖,累计共有1350人获得相关奖项。

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大赛组委会秘书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能力建设司司长张立新表示,从参赛情况看,各地积极踊跃参赛,重在参与和交流提高。职业技能竞赛是推动技能人才工作的重要手段,摘金夺银并不是唯一目的,关键是要通过办赛、参赛,促进技能人才队伍建设。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多位参赛选手,记录下了他们的参赛故事。他们均表示,通过这样高规格的比赛,和高水平选手较量,开阔了眼界,提高了技能。

邵权,20岁,湖北

农村青年的“世赛梦”

受访者供图 邵权

“闯进世赛(世界技能大赛)”,是邵权参加本届比赛的目标之一。

12月13日晚,成绩揭晓,邵权获得了增材制造项目第六名。进入前十,就可进入国家集训队,争夺参加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的资格,邵权觉得自己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在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机械制造与自动化专业读大三的邵权,来自湖北黄冈一个农村家庭,父母务农,母亲还患有慢性病,长期依赖药物。今年20岁的邵权说,他承载着整个家庭的希望。

在技能高考时,邵权考出了620分的优异成绩,但他的选择范围却很小,“不是哪个学校更好,而是哪个学校学费更低”。

“当时我可以上二本院校,但本科院校学费都很高,考虑到家里负担不起,还是决定选择省内比较好职业院校。” 邵权说。

抱着“学好一门技术将来好找工作”的心态,邵权刻苦学习,在选拨赛中拔得头筹。本届大赛,湖北选派95名选手参与84个项目的竞赛。邵权回忆,得知自己将作为增材制造项目湖北代表队唯一的选手参加本届大赛时,激动得一晚上没睡好,“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么重量级的比赛”。

邵权表示,每一个技工学子都会有一个“世赛梦”,世赛于技工学子而言,就像奥运会对运动员们的意义。在国赛获得好成绩后,可以得到冲刺世赛的资格,“这种兴奋是无法想象的”。

增材制造项目有四个模块,分三天进行,“整个比赛过程还是很顺利的,虽然也有失误,但总体表现我觉得还是很好的”。邵权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对设备有点陌生,“我们学校没有配备数控铣床设备,在比赛之前接触得比较少,国赛的设备也比省赛高级很多,之前没用过,所以见到设备后只能是看临场发挥”。

“我自己觉得比赛表现还不错,应该可以进前十,但想到这些参赛选手都是全国各省市挑选过来的,又有点儿担心。”在增材制造项目在26名参赛选手中,邵权拿到了第六名的成绩,按规定获得了进入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国家集训队的资格。

“我对这个成绩还是比较满意的,达到了自己的目标。”邵权说,听说国家集训队训练辛苦,且淘汰筛选机制残酷,但有机会冲刺世赛,能够代表国家参与世赛,依旧是他的梦想。

如则托合提·麦提如则,40岁,新疆

通过比赛,提高了技能

受访者供图 如则托合提·麦提如则

来自新疆和田地区的如则托合提·麦提如则,出生于一个“木工世家”,他的爷爷、父亲都是木工。从小,如则托合提·麦提如则就学习木工,他常做木盆、葡萄架、笼子、家具等木制品。

如今,如则托合提·麦提如则把自己的木工手艺发扬光大,他在和田一家技工院校当老师教木工,“我热爱木工,一直以木工为职业,木工也维持着家用”。

作为新疆选手,如则托合提·麦提如则参加第一届全国技能大赛的木工项目,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如此大的比赛,既兴奋又紧张。本届大赛,新疆代表团派出78人参与68个项目的比拼。

木工项目有20多名选手参赛,多是年轻小伙子,也不乏老师傅,本届大赛年龄最大的参赛选手就出自木工项目,是来自天津的58岁张井研。多年的技术沉淀,如则托合提·麦提如则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觉得能做出很好的作品。

就在比赛前两天,如则托合提·麦提如则去熟悉场地、设备,遇到了难题。他发现比赛的切割等机器设备较新,不太会用;比赛流程需要提前熟悉,但他不会国语,和裁判交流不畅。为了克服难题,新疆人社厅给他安排了一名翻译,裁判组重点照顾他,安排人给他进行一对一的培训、讲解。

“刚来时生疏,有点担心。”如则托合提·麦提如则说,由于准备工作到位,进入比赛后,自己发挥了应有的水平。

第一天比赛结束后,如则托合提·麦提如则顺利完成了当日的比赛任务,并获得了裁判的肯定。他的心情不错,对后续比赛充满的期待,笑着说“希望拿到前三名”。

最终,如则托合提·麦提如则的成绩在中下水平。他还是很开心,说这次比赛学习到了很多,提高了自己的技术。

王韬,19岁,安徽

学好技能,找个好工作

王韬(左一)和搭档郭成成受访者供图

安徽97位选手参加本届大赛全部86个项目,19的王韬是其中一位,他和大他一岁的搭档郭成成一起参加工业4.0项目的角逐。比赛结束后,王韬估计,他们的成绩只有中等,这离赛前的目标有点差距,略显失落。

公开资料显示,工业4.0是指利用信息和通信技术,深刻影响制造和生产过程的新型生产制造模式,工业4.0项目是指考核这种“智能制造”的竞赛项目。本届大赛的工业4.0项目有27支队伍参赛,分为5个模块,每支队伍由2名选手搭档配合完成。

对于王韬、郭成成来说,这是一次挑战。王韬是六安技师学院机电一体化专业学生,因表现突出,被挑选进入学校技能竞赛集训队。2019年11月,他获得六安中等职业学校技能大赛机电一体化设备组装与调试一等奖。

2020年6月,学院组织工业4.0项目集训队,王韬和搭档郭成成被选中。王韬说,比赛项目转变为工业4.0,“有点跨专业了,原来学的基本上是自动化,工业4.0涉及到计算机方面,有点吃力”。

经过辛苦备战,王韬和搭档郭成成在省选拨赛上获得工业4.0项目的第一名,并拿到了第一届全国技能大赛的入场券。

回顾此次大赛,王韬表示,在备战工业4.0中,他们学习到了很多新知识,尤其是计算机方面;通过这次高水平比赛,与强队较量,他们也学习到了很多其他队伍的优点;回去之后,他们要继续学习,补计算机技术方面的短板。

据学院介绍,王韬的职业技能脱颖而出,得益于他的刻苦训练。“在集训队的那段日子里,业余时间全泡在实训场地里,队里十几个人,每天总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王韬说,备战的两个月,他早上8点开始,晚上10点结束,每天都过着宿舍、食堂、实训基地和厕所的“三点一线”生活。

这股吃苦耐劳的劲,和王韬迫切想通过技能改变命运的想法分不开。王韬的家庭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父亲常年患病,一家人的生活靠母亲务农、做小生意的微薄收入支撑。和王韬一样,本届大赛有来自30个省份的141名建档立卡贫困家庭选手,占参赛选手(2557名)的5.5%。其中,10人(含10人)以上的省份是贵州15人、甘肃12人、重庆10人。

“想把技术学好,在自动化方面找到一个好工作,给家里减轻经济负担。”王韬说。

朱惠珊,19岁,广东

“我想更加努力,到更高的地方去”

朱惠珊澎湃新闻记者图 陈绪厚 

在2565名选手中,女选手439名,占比17%,19岁朱惠珊是其中之一。本届大赛,作为东道主,广东派出97名选手参与全部86个项目的角逐。朱惠珊代表广东,参与汽车喷漆项目竞赛。

要获得这个参赛名额,对于朱惠珊来说,并不容易。朱惠珊是广州市交通技师学院的学生,学汽车维修四年,是该专业唯一的女生。她的教练陈进辉表示,在汽车维修领域,女学生非常罕见,“刚好有一个女学生读汽车维修,又刚好对汽车喷漆感兴趣,还能吃苦,最后成绩很好”。

陈进辉直言,相比男生,女生在汽车喷漆项目中会有一个明显的劣势,那就是体能。该项目体力消耗大,需要连续作业几个小时,女生要想出成绩,付出肯定要比男生多。

朱惠珊表示,很少有女生报汽车维修,而她喜欢动手,觉得其他专业“太安静”了;具体到汽车喷漆,刮灰看上去很简单,但实际上对手指的力量控制有很高的要求,需要长时间练习;可能很多女生会觉得汽车维修、汽车喷漆等很累,还很脏,心理有抵触情况,但她喜欢这个行业,这些不会对她造成困扰。

在朱惠珊看来,最难的还是体力,比赛要连续进行4个小时,这对她是个严峻的考验。为了增加体能,除了日常的跑步,自今年3月起,她每天会练习哑铃。

学校经过选拔,最初有5人进入汽车喷漆项目的训练中,除了朱惠珊,其他都是男生。最终,朱惠珊脱颖而出。朱惠珊说,在过去的选拔赛等比赛中,她的对手都是男生。

和男生相比,朱惠珊认为,除了体能的弱势,自己还不够果敢,有点犹豫,她会在训练中有意识地提醒自己,想办法去弥补。此外,在接受能力上,自己也有点慢,但她会“笨鸟先飞”,会花更多的时间来练,“当别人在玩时,我也在练”。

本届大赛的汽车喷漆项目,共有32名选手参赛,除了朱惠珊,还有一名福建的女选手。这是朱惠珊第一次在比赛中遇到女选手,她特意和对方聊了聊,如何训练,怎么增强体力,为什么要做喷漆……她发现,对方的实力不差,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正式比赛时,虽已做足准备,朱惠珊还是有些紧张,她通过和其他选手聊天,转移注意力,去上厕所,在脑海里把流程走一遍等方式给自己减压。比赛结束后,她觉得自己是正常发挥,但也留下了遗憾,抛光时失误了,“当时已经很好了,但想做得更好,就过了头,抛光抛穿了”。

朱惠珊获得第五名,一个不太让她满意的成绩,“每个人都是冲冠军来的嘛!”这个成绩可确保朱惠珊进入国家队的集训名单,她觉得还有机会,“一步步来,遇强则强的信心还是要有的”。

“我相信技能可以改变命运,而且我热爱这个项目。”朱惠珊说,想跟实力强的选手学习交流,想跟他们同场竞技,想让自己技术达到更高,“(通过比赛)眼界开阔了,来到了更大的舞台,心态方面更加的坚定,能交到更多的朋友,让我想更加努力,到更高的地方去。”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2-15

 

上一篇:推动教育政策法规工作步入高质量新阶段
下一篇: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制冷与空调项目湖北省选拔赛在武职闭幕
指导单位:湖北省教育厅职成处 湖北省高等教育学会 湖北省职业技术教育学会 湖北省高职教育学会
主办单位:武汉职业技术学院     联系电话:027-87767716    E-MAIL:wtczjs@126.com
技术支持:湖北华秦教育软件技术有限公司 建议在IE6以上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站